文化主页 > 警界 > 文化 >
假如我不是警察(随笔)
2018-05-04| 来源:驻马店市公安局

前一阵,几个哥们嚷嚷着来一趟随心而动的旅行,把假期连起来出去嗨,周一发帖,周四的时候一行五人就已经飞到了国外撒欢了。一落地还给我晒了一张合照,故意跟我说:“小谁,你本该在这里的,上火吗?”

不上火?那怎么可能!当警察的都知道,且不说这手头上日常各项繁杂的工作是否可以移交或者暂停,单说这个职业多一层出境审批,就注定了我跟说走就走的旅行,半点儿挨不上边。对着朋友圈里每天他们拍的美景和大餐,和几个没人性的死党们欢呼雀跃的笑容,我的心里突然空落落的。

为什么我没有在那些美好之中呢?为什么我总是成为看客呢?为什么我一边叹息,一边还要映着窗外的夜色,对着电脑加班加点呢?然后,我对自己说,别矫情了,你哪有这闲功夫忧伤?到期的案件起诉了吗,羁押的嫌疑人到期了吗,在手的卷宗交了吗,手头线索核查了吗,接处警登记关联了吗,通报的问题整改了吗……好吧好吧,是我想太多,我选择性遗忘了这些抑郁,但是心里还是留下了疙瘩。

之前的北京人大校友在警察抓捕过程中意外死亡一事、辱母杀人案警察没及时阻住一事、上海警察背摔抱孩子的妇女一事等等社会事件,警察的作为经别有用心的媒体宣传后每每引爆舆论,我没调查,没有发言权,可却并不影响我因此而受牵连。朋友纷纷给我发来微信,各种言论不绝于耳,最扎心的是这样一句:“说实话,你们警察,坏人真多啊?”

为什么所有的事件都是警察身上出了原因?什么锅都是警察来背?一个桃烂了,所有的水果就都不能吃了吗?为什么我花大量的时间精力在讲、在转发身边牺牲奉献的真人真事,没几个关注,对这些负能量人们却兴致勃勃?

我的委屈似乎化成了延绵不绝的春水,浇灌着原本就郁结的情绪,不用别人告诉我,我知道:

因为,我是警察。

有个口号很诱人“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我也有个想法“工作那么多,我想换一换。”

假如,我不是警察,而是一个走遍世界的旅行家?我会有不同的生活,出国旅游、涉奇探险、诗意寻找,多彩的世界必然有我的影子,不用每天穿警服配黑皮鞋,没有警铃叮铃铃报警,在一个一个指令催促着中奔赴现场处理纠纷的我,是不是就可以知道背起行囊、说走就走、餐风露宿、赏大漠月、观天山雪的豪迈与潇洒?

假如,我不是警察,而是一位纵横商场的职业经理?废寝忘食,不眠不休,侦破了案件,却让案件背后无数关于人性与生活的无奈挤走了全部成就感的我,是不是就可以真正的去体验一把,殚精竭虑签下合约那一刻,全心全意的可以去享受的那种激动和喜悦。

假如,我不是警察,而是一个作家,我就可以在阳光最慵懒的午后,半躺半卧在窗边,捧上一本书,让猫咪蜷缩在脚边,品一杯香茗,摆出最小资的调调,而不再是死撑着不睡觉、神经紧张的办案民警!惹我不痛快的人,我就在小说里给他安排一个只活两集就被虐死的角色,好好解解气!

假如,我不是警察,我就可以在完完整整的法定假期里,每一个双休日里,每一天的下班时间里,没有值班、没有加班、没有备勤安保的任务,岁月静好中,我也可以有一个浪漫的约会,那棵山楂树也会见证我的誓言。下班了可以回家吃饭,不必四菜一汤,只要是家的味道。夕阳西下,我可以陪着爸妈散散步,陪爷爷奶奶聊聊天。我可以每天看着我的孩子,就像看着小时候的我,喊着爸爸、妈妈一天天长大,跟那些累死累活还在公众心中不讨好的黑锅永远说拜拜!

如此假如,谁还做警察?可假如,没有人,做警察……

在职场上下几百万的白领加班之后不敢走夜路回家,在生意兴旺的商场有可能闯进劫匪。生活中,如果连基本的安全都无法保障,谁还有心思去看小说呢!安全感,就像空气一样,平时感觉不到,但是必不能少,那些把医院闹的鸡犬不宁的“医闹”生病了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医生,那些网上辱警仇警、恨不能自己来当超人的键盘侠们,碰见危难,第一个想到的还是拨打110!全中国的两百万的兄弟姐妹,在诋毁、质疑声中,依然用他们的肩膀担负起十三亿人的平安梦想和新时代中国的顺利起航!我选择了当一名警察,一份看似简单其实精细的工作,一段看似喧嚣其实寂寥的青春,一程看似简单却深沉的人生。假如我不是警察,怎能体会到小朋友自觉地向你敬礼时的激动,又怎能体会到群众送来锦旗交口称赞时内心的沸腾。假如我不是警察,怎能品味到,从毫无头绪到上下求索,从匪徒猖狂到虽远必捕的喜悦与成长。假如我不是警察,怎能有与死者、被害人休戚与共,誓把歹徒捉拿归案还社会公平的决心和勇气。又怎能看清,那家属眼中的说不尽的感激。

霓虹闪烁的城市,我们能沐浴万家灯火中的温馨与惬意。巡逻执勤的节日,我们能看到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笑脸。指挥交通的清晨,我们能感受拼搏的人们迎接朝阳的目光中,洋溢着对未来的憧憬与希望。这是我们关于惩恶扬善最纯粹的执念,这是我们追逐光明驱散黑暗最正义的本能!

如果不是在最初的选择中舍弃了那些关于自由、奔放、洒脱、安逸的假如,那么如今的这身警服、这个岗位对我都不会如此弥足珍贵!尽管有那么多的约束、误解、非议和辛苦,我们当警察的,还是舍不得这个职业。一身藏蓝,一生藏蓝,我会自豪的微笑:“对不起,我是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