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主页 > 警界 > 文化 >
我在路上
2018-06-07| 来源:驻马店市公安局

今天,我想和各位同事,说说我自己,一个年龄22岁,刚刚从学校毕业,入警3个月的基层民警内心真实的写照。

  刚入警,我感觉到压抑,感觉到受约束,和领导、同事说话,身子得笔挺的站着,还要面带微笑的回答他们查户口般的询问,你说我们所长连身高体重这样的问题都问,这不是查户口是什么。我还记得那时候所长对我说:“小梁,在所里,你必须要长好,有了身体才有工作。”我懂所长的良苦用心,毕竟他问我的那天,我体重59公斤,而3个月后我的体重就65公斤了。对,有了身体才能好好工作。在这里,我也要感谢我的所长以及奋斗在工作岗位上的战友们,谢谢你们对我的照顾。

  刚入警,我感觉到累。我记的很清楚,去年10月18日到局里报道,参加新招录民警见面会,散会后,我的直属领导找到我,说,梁洋鹏,你先回去把东西清一下,我们待会儿5点钟赶去新城,这两天有任务。他的这句话,不是问句,而是祈使句。我知道,公安队伍讲究的是令行禁止。所以当时我的身体十分不情愿的跟着领导走了,但是,我的心里还在和同学们一起聊天一起闹。对,一批过来的同学,他们还趁着周末走亲访友,我就已经来到了新城派出所。然后开始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九点,甚至凌晨一、二点,都会有事做。白天,你要做好该做的;晚上,你要做好白天没做完的。然后,有多的时间才是你去做你想做的。

  基层派出所的工作大部分都是围绕着纠纷以及求助这类琐碎的事情。事情虽小,但是,仍要以十分的热情接待来访的每一个人,耐心的倾听他们的想法,以及妥善的解决他们反映的问题。因为,事情虽小,但如果没及时处理好就可能引发大事情。有的时候,一些微不足道的小纠纷,我们明明可以用一个行政处罚就能把派出所要做的事情做完,可我们却甘愿“舍近求远”花精力、花时间,让双方当事人坐下来,慢慢调解,将双方的矛盾消弭于无形。当你看到他们握手言和,签订调解协议的时候,你在调解过程中内心受到的委屈、投入的精力和时间都是值得的。

  在两个多月的工作时间中,我参与办理了9起行政案件、4起刑事案件,让我影响最深刻的是我参与办理的一起故意毁坏财物案,所长带着我把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了之后的七天,完全是魔鬼般的日子,案卷196页,作废的纸张我都不知道有多少,什么文书格式不对,重来。法律条款不对,重来。照片备注格式不对,重来。证人笔录关键点缺失,重来。诶,我说所长,这不行那不行的,你行你上啊!(you can you up)。当然,我也只是内心的抱怨,身体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做我该做的。终于,赶到在报捕的那天早上把案卷的内容整的差不多了,然后所长对我说,嗯,去法制拿本子报捕去。我一想,跑路嘛,蛮简单的事。我拿着案卷去问程科长的时候,程科长只给了我一句话,局网页上有立卷规范,自己找一下,把顺序整理一下。然而从早上9点到下午3点钟,我都没有把顺序整出来,程科长实在是看不下去笨手笨脚的我,开始耐心的对照立卷规范,一页页的排序,然后打孔穿线。最后送检察院。然后我就以为搞完了,终于可以歇一下了。所长在开车回去的时候说了一句话,你报捕了就完了?批捕过后还有宣布逮捕、起诉呢。过了几天,批捕了,我发现我明明报上去的是“涉嫌盗窃罪”,为什么批捕下来的是“故意毁坏财物罪”?然后我也纳闷啊,就拿不定主意,便耍了个小聪明,弄了两份起诉意见书给所长审批,一份涉嫌盗窃的,一份故意毁坏财物的。所长,你看哪份顺眼你就用哪份吧。然后当我把两份起诉意见书拿到所长面前的时候,我被骂的狗血淋头,他说我们公安工作这么严谨的事情,你能搞个模棱两可的罪名出来?然后就从书柜里拿出刑法书,翻到想象竞合犯,让我从本质上明白罪名该定哪个。

  那本案卷,我不知道翻了多少遍,查阅了多少资料,询问了多少师兄领导,终于送到检察院起诉了。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其实从严执法是一件很严肃的事,需要从细节抓起,履行好自己的职责,多一点耐心,做事追究其本质,不敷衍了事,在做事中成长,在做事中进步。

  其实,忙碌的工作也需要不经意的乐子笑一笑。刚入警,我说话没有分寸。因为我不会开车,去哪儿都是所长、同事开车带着我,有一次同事因为公事出差回来到了高铁站,然后我就在电话里和同事说到:“你稍微等一下,我看下所长忙不忙,不忙我叫所长来接你。”所长当时在旁边凉凉的说了一句:“梁洋鹏,你刚刚说什么啊?”然后,就是深刻的自我检讨?其实,不是的!这个段子后来说给所里的人听,他们笑得我脸发烧。心情好做事效率才会高嘛!给他们带来快乐的同时我自己也是开心的。

  履行职责的过程中有苦,亦有乐,行走在执法的路上,我会披荆斩棘,一步一个脚印。路上的故事,或许有些青涩和稚嫩,而路上的那些人和事,却总能让我不断进步和成长。在这里,我想再次向那些在路上帮助过我的人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