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主页 > 警界 > 文化 >
派出所门口的面馆
2018-10-16| 来源:驻马店市公安局
凛冽的寒风吹过,路上都是缩着脖子,低着头裹紧大衣匆匆的行人。窗边顽强的盆景,叶子也耷拉下来,干瘪的,一阵风就掉落了。这阵风也吹得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思绪被扯回了实习派出所门口的那家面馆。
    深秋的加班总是特别难熬,漏风的值班室大门,刺骨的寒风倒灌进来,冻得我又把脖子往警服里缩了缩。整理完最后一份案卷,已经晚上10点多,饥肠辘辘,师傅起身跺跺脚,手一挥说,“走,吃面去!”
面馆就在派出所斜对面,店面不大,橘黄色的灯下,面馆老板在熬制明早的面汤。看见我们来了,老板说了声“来了啊,坐吧”,就像家里来了客人一样。等面时,只见老板双手抓住面段两头,一圈一圈地开始抻,反复几下后拉出来的面条跟头发丝一样粗细,再将面条从指缝间轻轻滑落,在面粉堆里一抖一挥,嗖一下就丢在滚滚的汤锅中……面条很快就熟了,舀起来盖在碗里,再一勺浓香的面汤浇在面上,加一把厚实的牛肉片,抓一撮翠绿的香菜和小葱。
    热气腾腾的面放到我面前,迫不及待地夹一大筷面条塞到嘴里,再呼噜了一口热汤。哇,真是浓厚鲜香!面条筋道柔滑,吸足了汤头的鲜美和小葱的香气;碗里的牛肉,酥嫩又带有一定嚼劲,肉香浓郁。一口热汤下肚,一股暖意从胸口蔓延开来,好像身上所有的毛孔都舒张开来,加班疲惫的困意也顿时一扫全无。
    无论冬夏寒暑,门口的面馆就像派出所一般,人来人往,门庭若市。赶着上早班的农民工们围在门口的小桌上,胡噜胡噜几下就吃完了,碗一搁走人;晨练完的老人家坐在桌前,就着一盘花生米,惬意地细嚼慢咽。背着书包的小朋友被大人催着,用筷子把面条卷成鸡大腿的形状,举起来,一口一口的咬着吃。派出所的师傅笑着说,自从有了这家面馆,所里已经几年没有采购过桶装方便面了。
    忙活了一早上的我们,刚准备去食堂,还没推开值班室的大门,外面骂骂咧咧的冲进来两个壮实的男子,押着一个瘦小的眼睛男。师傅定睛一看,呦,老熟人。小刀疤,从小没有父母的,当地出了名的游手好闲,也曾经不止一次地因为寻讯滋事被公安机关处罚过,可出去后还是我行我素。这次,他竟然躺在人家的地下车库门口,耍无赖,向物业要钱,小区户主一气之下把他扭送带到派出所。我师傅是个上了年纪的老民警,性格很耐心,在询问室里动情动理地跟他谈了一个小时,可他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因为事情比较小,又没有造成什么恶劣的影响。师傅就把他教育了几句,准备让他签了字就走。
签完字按完手印,抬头一看,早就过了饭点,师傅说了句,“小兄弟,你也还没吃饭吧,走,跟我们一起吃饭去吧。”他愣了一下,摸了摸发亮的牛仔裤裤兜,跟在了我们后面。
    牛肉片、辣椒油、老陈醋一加,香气喷喷的一碗面,馋得人垂涎欲滴。饿坏了的小刀疤,哪还顾着上面子,一顿狼吞虎咽,连汤底都被喝了个底朝天,吃完用袖子擦擦嘴角,坐在那发呆,师傅也不急着喊他起来,默默地点上一根烟,坐在他旁边。好一会,他抬起来头,眼眶有点湿湿的,很轻地说了声“谢谢”。就这样,一碗牛肉面温暖了这个男人冰冷刚硬的心。后来,听说师傅给他介绍了一个在厂里卸货物的活,每逢过节还会给师傅送点水果过来。
    每次同事们外出追逃,回到单位第一件事情不是回家睡大觉,而是来到派出所门口的面馆,憋着气噜噜的吃碗面,听着耳边喧闹的乡音,狠狠地又加了两勺辣油,让被辣出的鼻涕掩护湿润的眼眶。这一碗满满的牛肉面,它象征着平安、回家。
派出所的日子平淡又精彩,就像这面馆的牛肉面,有时候可以温暖你的胃;如果你用心去做,加一勺爱的调料,它更可以温暖一个人的心。